“让更多人讲真话,必须先要有能保证讲真话的制度安排和民主手段才行。”宋腊梅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