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儿子李真铭的记忆中,父亲很少说话,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。“妈妈去世后,爸爸基本不出门,记忆也逐渐产生错乱。”

被冒名当上了老板,没有给冯先生带来什么荣耀,反倒给他增添了很多的麻烦。为了搞清楚自己名下的公司到底是怎么来的,还自己一个清白,冯先生开始了在多个部门之间的奔波。